基建投資再加速:重大項目開道、資本金比例再下調!
發表日期:2019-11-29??瀏覽:140次 ?? 來源:中國混凝土網
分享到:

近期,建筑領域有幾件大事,我們一起來分析下:


重大/特大型項目陸續上馬


各地重大投資項目快馬加鞭,迎來密集開工。


9月9日,2019年貴州省十大千億級工業產業重大項目集中開工,涉及3000萬以上十大千億級工業產業項目150個、總投資685.3億元,今年計劃投資173.1億元。


9月12日,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首批重點項目集中簽約和開工,23個簽約項目總投資超過110億元。此外,經過前期洽談已具備簽約落地的儲備項目有70余個,涉及總投資近1000億元。


9月16日,四川29個交通重點項目集中開工,包括8個高速公路項目、21個國省干線及紅色旅游公路項目,總投資1808億元。


10月28日,靜寧至天水高速公路莊浪至天水段工程、天水市曲溪城鄉供水工程、三陽川隧道及引線工程開工儀式和天水市鄉村振興南北兩山片區旅游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天水市有軌電車二期項目啟動儀式在在清水縣黃門鎮下成村舉行。


與此同時,一批以交通基建、水利為主的重大項目也進入密集籌備、核準期。


11月1日,國家發改委基礎設施發展司副司長鄭劍帶隊前往四川調研成都至西寧高鐵項目,該項目總投資815.95億元,力爭2020年開工建設。


11月7日,云南省交通運輸廳公布了渝昆高鐵項目環評報告;貴陽市軌道交通S1線一期工程項目也開工建設。


11月8日,河南平頂山市中國尼龍城鐵路專用線一期工程開工動員會舉行,這是近期多個鐵路專用線項目開工的一個縮影。


11月18日,總理指出,推進南水北調后續工程建設,進一步打通長江流域向北方調水的通道,有助于提高我國水資源支撐經濟社會發展能力,也有利于應對當前經濟下行壓力、拉動有效投資,穩定經濟增長和增加就業。此外,要適時推進南水北調東、中線后續工程建設,同時開展西線工程規劃方案比選論證等前期工作。


無論從國家發改委核準批復的項目來看,還是從地方密集啟動開工的項目看,包括基建通大數據的統計來看,長周期、特大項目明顯增多,交通基建項目占據大頭,投資額達數千億。而這背后,是投資需求的加快釋放。


資本金比例再下調


11月13日,李總理召開了國常會,決定完善固定資產投資項目資本金制度,做到有保有控、區別對待,促進有效投資和加強風險防范有機結合。會議提出兩項舉措:

一是降低部分基礎設施項目******資本金比例;將港口、沿海及內河航運項目資本金******比例由25%降至20%。對補短板的公路、鐵路、生態環保、社會民生等方面基礎設施項目,在投資回報機制明確、收益可靠、風險可控前提下,可適當降低資本金******比例,下調幅度不超過5個百分點。


二是基礎設施領域和其他國家鼓勵發展的行業項目,可通過發行權益型、股權類金融工具籌措資本金,但不得超過項目資本金總額的50%。


在之前的文章中談到,國家為了刺激基建,把專項債可作為資本金的范圍擴大,而現在又把資本金的比例降低,相當于中國的資本金制度再次迎來重大改革。影響幾何?


降低資本金的比例,將促使基建投資增速回升。而第二條提到的可通過發行權益型、股權類金融工具籌措資本金等創新項目融資方式,也是國家一直提倡的。因此兩條疊加則有利于提高社會資本的投資能力,對于四季度穩投資和穩增長意義重大。


金融副省長來把關


當然了,事物總是具有兩面性,你降低資本金比例也意味著放大了杠桿。之前說了,一方面我們現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需要基建刺激;而另一方面,我們各地方政府/企業,又由于債務/杠桿嚴重,所以又需要去杠桿。因此出現了一個兩難的局面,一方面需要政府/企業防范債務風險(降杠桿),而另一方面又要保證基建及時到位的刺激(加杠桿)。如果我打個比方,就好比是在干燥的草堆旁邊做飯,既要把飯做熟,又不能讓火星濺到草堆,所以難度相當大。但是,我們國家還是有辦法的,那就是金融副省長來把關。



通過上面這張表,大家可以看到,我們有一半的省份(包括直轄市)配備了“金融副省長”,他們一般出自銀行類金融機構或監管機構,在金融系統歷練多年后,被地方政府委以重任。那么金融副省長背后究竟有什么奧秘?


改革開放后,我們以經濟建設成為中心,而金融則是重要資源之一。但眾所周知,金融杠桿是把“雙刃劍”。運用得好,能優化資源配置,促進經濟發展;運用得不好,則可能引發金融風險。而上面提到了,如今地方政府/企業都面臨降杠桿和加杠桿這一走鋼絲式的局面,要完成這一挑戰,必須要讓金融領域的專業人士來操刀,這也是金融副省長現象的大背景。


比如和經濟息息相關的基建刺激,之前談過,基建刺激經濟,這是一個宏觀的、大部分人都明白的口號。而口號底下具體該如何操作,則是非常有講究的。現在談的基建刺激和以前已經完全不是一回事。如果把以前的基建刺激當作大面積的撒錢,那么現在則是有選擇性的、謹慎的。比如這次資本金比例的下調、投融資方式的創新等都離不開專業人士的把關。因為基建刺激屬于金融輸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端口,這個端口該如何設計(也就是基建該如何刺激實體經濟)以及推動經濟轉型和升級是非常的重要。


區域里暗藏的基建升級之路


從金融副省長的區域來看:既有在廣東、福建、浙江、江蘇、山東等東部沿海經濟大省,要推動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也有在山西、四川、貴州等中西部地區,謀劃崛起之勢;還有在遼寧、吉林等經濟欠發達地區,擔起金融助力東北振興重任。


看到這,是不是感覺和我們基建刺激升級的路徑十分吻合呢?如之前的文章中也談過,沿海地區往智慧交通升級、中西部以補短板為主,而東北振興則要從基建開始!


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